????邢凌云略看了一眼面前的赵无涯,发现他身上散发着筑基中期的土灵力波动。

????“我座下弟子只得其二,不记得还有第三人。”

????大佬不慌不忙道:“弟子赵无涯,乃是赵长老的弟子。”转头微笑着看了一眼缩在一旁不敢抬头的聂云婳道:“婳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。”

????听及此,邢凌云的眼中倒是露出一丝惊讶来:“他说的可当真?”此话是对自家那位小徒弟说的。

????“当真,当真。”她赶紧点头。

????邢凌云默了默,闪身便已经跨出三丈远,空中飘来他的声音:“给你三炷香的时间。”

????聂云婳松了口气,笑眯眯地看着大佬:“况大哥,你怎知晓我在此处?”

????赵无涯摇了摇头:“此处仙门,总是有许多耳目,以后我便是赵无涯,你也这般唤我吧。”

????她见他说得认真,连忙四下看了看:“对哦,我曾听你说过,这赵无涯在桃源宗可是有仇家的。”

????“嗯。”他眉宇间有一丝疲惫,身上也有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,可见近日杀了人。

????但令聂云婳费解的是,桃源宗乃是个大派,难道杀了人会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么?

????赵无涯看了一眼山顶处的药庐,对她道:“先下山,咱们寻个地方细说,我此来刚好也有些事告诉你。”

????两个人下了山,寻了个隐秘之处,他才道:“婳儿,此次秘境,凶险万分。你能不去最好,若去,便一定要跟在我身旁。”

????“很危险?”她长大了眼眸。

????“嗯。”大佬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。

????聂云婳赶紧摆手道:“那我肯定不去的!”开什么玩笑,怂才是王道,苟才有未来!

????“要不你也不去吧?”她提了个加你呀。

????然而大佬无情地拒绝了:“此次秘境聚集了许多正派人士。”他顿了顿:“佛国也会派人去,我不能置身事外。”

????况染尘此刻望着她的眸光犹如深海,有许多她看不懂的东西。

????聂云婳一听到佛国,蓦然惊醒,对啊,眼前的大佬本就是佛国之人。所谓一国太子,照拂国人乃是他的责任。

????“嗯。”她点了点头。

????大佬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,微笑着道:“我答应你,一定安然回来。你且在宗门等我即可。”

????聂云婳心说,你不说我也得这么做,她苦笑了一下,以她这会儿的功法境界,在宗门混一混倒是还好,倘若当真去了那秘境估计也是去送菜的。

????到时候她白死了不说,大佬跟她共用一条命,这样的干系也不知几时能结束,说不得也会将他害了。

????“你之前所说的,有人暗害你之事,我私下里查过,并未有结果。”赵无涯道:“想来桃源宗内门也不是那么容易混进来的。”

????“所以婳儿,一旦出了桃源宗,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他想了想:“若必须出门,一定要叫上我陪同。”

????“好。”她还想着寻个机会将玉坠儿接过来呢,既是这般危险,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????两个人又说了下近日里所遇之事,三炷香时间很快便快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