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没过一会她就吃的有些饱腹了,刚想着怎么下来,却被一声叫喊唬住了,她闻声羞涩的看过去。男子冲着她大喊道:“你是哪个婢子的私生女,竟然敢摘府里的东西!还不赶快滚下来去领罚!”

????扶离皱了皱眉头也喊了回去:“什么私生女!我堂堂嫡公主,你竟然敢用‘滚’!”

????男子听罢不禁嗤笑一番:“公主?你当我傻啊,我好歹也是跟在世子殿下身边的人,皇宫里有多少公主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我怎会不知,可从未听过什么嫡公主!也从未见过你!到底是哪个婢子生了你这样的闺女,竟然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还冒充公主,你可知这是多大的罪,还不快点滚下来去找你的娘亲去领罚!不要怪我没有告诉你,今日长世子殿下要来做客,你这般没大没小若是叫他看了,指不定定你个什么罪呢!”

????“我都说了,我是公主,我的父亲可是西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便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呵斥声,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也知道那是人人畏惧的长世子殿下慕容烨了。

????扶离闻声看过去,只见那两个人一黑一白的身影渐行渐近,高挑的身姿透露着绝非尘世的冷峻气场。首先来到她面前的是按个身穿黑色蛇纹祥云的镶边长袍,浑身上下似乎都写着四个字:我不好惹。扶离看了一眼,为了掩饰自己的害怕自然也就挪开了目光。

????“你打算在上面待多长时间!”

????扶离一听,这不仅是穿的让人肃穆,声音也是极为刺骨,犹如寒潭的冰一般,让人忍不住哆嗦起来。

????“我……”她逼自己冷静下来,她好歹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公主,怎能输了气势,“我……卡住了,下不去了。”你让我下去我就下去,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。

????“好,我今日倒是要瞧一瞧,你能不能下来!”说着,扶离便看见他拿出了随身的鞭子,刚要朝她打来,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刚要喊声救命,一股温暖而柔软的声音便涌进了心间。她睁开眼睛看着树下的那抹白衣,透澈的明眸带着几分纯净,却自始至终没有丝毫波澜,就连制止声也是带着温柔的呵斥。扶离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人,他一走仿佛风都要便甜了。

????“兄长,一个孩子而已,何必动怒。”

????慕容烨握紧了鞭子抬眸恶狠狠的瞪着扶离,“她糟蹋了你我好不容易种的桃树,还故作玩笑,其实把我这个长世子放在眼里了?!”

????“她或许真的卡住了。再说,她可能是我府中哪个婢女的女儿,都为人子,告诫了就好。”

????“你府中的人可就看中你这一点软弱可欺了,一个小小的婢女都可以以下犯上了!今日,我就替你好好教训教训她们!”说完,也不顾他的阻拦扬起长鞭就朝她抽了过来!扶离只觉身上犹如皮绽一般疼,痛喊一声便失去了重心连人带桃一并滚了下来。

????她发誓,她从未被任何人如此打过,如此羞辱过!摔下来的那一瞬间,她瞥见那个男人脸上那一抹讥笑,不由觉得恼怒极了。最后一刻便也就释然了,摔吧,最好摔得浑身是伤到父王那大闹一场,然后给这个什么长世子一个狠狠地教训。可绝非她意料,她竟然觉得这地面太柔软了些……不是地面!是他!

????那是她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,就连伤痛也暂时忘记了。她惊愕的与他对视着,尽管如此他的眼眸也都是些波澜不惊,连眉目也不似那个长世子一般凛冽。他浓密的睫毛煽动了几下,犹如三月的春风,温煦和美。白皙的面庞勾勒着令人痴醉的下颚线,他的头发半挽着,青丝如瀑般垂到两肩,风只是稍稍一荡,便就能闻见阵阵清香,明眸皓齿,朱唇谦人,果真是公子世无双。

????见惯了西蜀的刚毅男子,如此温如如玉之人她倒是第一次见。

????也正在她看着他入迷之时,飞来的横鞭再一次的落在了她的身上,这一次她真的是四脚朝天背着地了,疼得她真的想放声大哭,耳边还响起那人的呵斥声:“果然是贱婢之女,世子也是你可以觊觎的?!”

????世子?他也是世子?对哦,他们是兄弟,他方才说了。

????扶离扑扑衣服上去猛地推他一把,慕容烨没有料到,止不住的踉跄了一下,“我偷了你桃子,你打了我两鞭子!我们算是扯平了,你要是再对我无礼,我便不客气了!”

????“呵呵……无礼?我今日倒要看看你有怎个不客气法!”说着便又要扬起长鞭。

????扶离以为她又要挨一鞭子,没成想下一秒便听到眼前的人制止道:“兄长,两鞭子已经够了。”

????慕容烨愣了一下随即放下了鞭子恶狠狠道:“这次就看在阿埕的面子上放过你!”随即瞅了她一样,继续呵斥道:“还不快滚!”

????扶离撇撇嘴,一脸不满但也实在不想再挨鞭子了,不过这仇她可是记住了!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最后,她抬眸看了一眼挡在她面前的人,见他点点头,便依依不舍的跟着方才那个男子离开了。

????她刚走一步,便听到他们迈步离开的声音,还有他温暖微甜的声音:“兄长何必为了这些小事生气,小孩子贪玩是天性……”

????她后来和巧娘团圆的时候还笑着和她说自己方才差点被气死,经过一番盘问巧娘才知晓她是偷人家桃子被人用鞭子打,这倒也是没处说理了,毕竟咱们无礼在先。

????“巧娘,我都说了我没事,虽然有点疼呢。但是你可得千万给我保密,若是叫父王知道了还指不定拖着我给人家道歉,我可再也丢不起那人了。”

????“知道了,公主,下次可千万不要乱跑了,您这两鞭子的伤,叫婢子怎么交代啊。”

????“放心了,我不会叫父王看见的。还有……你知道方才那个将军府里住的是谁吗?”

????“公主……你是不是……被打傻了,将军府里自然住着将军了。”

????“不是,是一个什么世子……他们这的宗亲我也不知道,世子是什么啊。”

????“哦!公主说的是将军府的世子殿下林埕之吧。在中原,一般呢皇帝的兄弟都被封为了王爷,而王爷的儿子便就是世子殿下。但三世子是个例外,他是先公主与将军的儿子,因为深受皇帝喜爱,便就被封为了世子。”

????扶离点点头,“林埕之嘛。”林埕之……

????祥延二十一年,西蜀嫡公主扶离与翰林学士林埕之大婚,因此恢复其世子身份,赐世子府。

????红帐里,身穿喜服的女子透着红色的盖头左顾右盼着,确定没人后发出了冷声噗呲噗呲声,接着就是一阵推门声。进来的是一个身穿绿色丫鬟服的姑娘,只见她朝门外看了几眼随即关上门来到她的面前,轻声道:“公主,有什么吩咐?”

????扶离笑了笑,问道:“没人过来吧。”

????桃灵点点头,道:“是,殿下正在前厅陪酒呢,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。”

????扶离呼了一口气,将红盖头扯下来,忍不住喘了几口大气,“可把我憋死了,这中原人成亲礼数也太繁琐了吧,还有这头上,都是什么啊,压得我脖子要断了。”说着,便想要伸手去拆掉。

????桃灵见了急忙阻止,“来了中原,公主可不能任性了,这礼数虽然是多了点,但公主那么聪明,定是没过两天就对这些游刃有余了。”

????扶离撒开手点点头,“说的也是。”不过……咕咕咕……她的肚子好像不太乐意哦。

????“呵呵,我去给公主找点吃的。”桃灵笑笑,随即离开。

????林埕之……林埕之,她在心里忍不住嘀咕着,想着还忍不住笑了笑。

????忽然,门被吱呀一声的推开了,伴随着初春的暖风,竟荡起了丝丝甜意。扶离以为是桃灵,忙不迭的站了起来,“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……吃的了……”说到最后,连她都没发觉她有些结巴了,只因看到了那给人,那个多次在她梦里出现,在树下接住她的人。

????他一点都没变,除了五官变得更加紧展,棱角更加分明,眉眼更加温柔以外,最重要的一点便就是,他以后是她的夫君了。

????扶离痴痴地望着他,仿佛是要将他看破一样。将时间推到几年前,她绝对不可能想到她回家给他,那个温润如风的男子。

????“扶离?”过了许久,林埕之被盯得有些脸红,率先开了口。‘扶’这个姓氏倒是不常见,他所知道的也就只有公子扶苏了。不过单字一个‘离’,却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????扶离笑笑,“你们中原人不是都叫夫人,夫君的吗?”

????林埕之愣了一秒,看了眼她微红的脸庞,解释道:“是,不过我不太习惯。”

????闻言,扶离急忙摇摇头,“没事没事,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,也可以叫我阿离,我父母亲都这么叫我的。”说完,又笑了笑。

????林埕之哦了一声,还是没有叫出口。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,直到桃灵冲了进来。与扶离同样不知道林埕之在场,便端着东西毛毛躁躁的冲了进来,待看清来人,便放下东西行礼道:“见过殿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