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十天前。

????村夫挑着菜走到翠林山顶的院门前。

????“叩叩叩。”

????“叶师傅在家吗?我山下老蔡,今儿又送菜来了!”

????老蔡喊完,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接着就听到院内有人走了过来。

????没多久门开了。

????叶凡见到老蔡,立刻笑着让了身子:“老蔡啊,进来进来。”

????村夫挑着菜进门,打量着院内,很干净,应该是刚刚打扫过:“叶师傅,这两天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事儿啊?”

????“没啥事儿……不过我那把古董椅子倒是有点毛病了,还是要麻烦你帮我修一下吧。”

????“嗨!这点小事,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!”

????正当老蔡修椅子的时候,门外又来了一行人。

????“叶凡!”一个武者打扮的男人高声叫着老人的名字。

????叶凡回身皱眉看向他,往前走了几步:“几位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“叶老,您不认识我了?”此时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从武者身后走了出来。

????叶凡脸色微变:“赖侍卫?”

????“看来叶老还没忘记鄙人。”

????赖一发背着手走进院内,瞧见边上有一处石凳子,便坐了下来。

????“不知赖侍卫不乏艰辛上山来找我这个老头子所谓何事?”

????“都说叶凡先生家中奇花异草不胜枚举,我就问你买个小东西。”男人招了招手,边上的武者就掏出一袋钱,砸在石桌上。

????赖一发打开钱袋子,里头露出黄澄澄的金子。

????……

????“我当时一看到金子,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,就立刻告辞离开。本想第二日再去,结果家里有了点事就耽搁了几天……没想到昨儿就听说叶师傅死了。”

????说罢,他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满脸都是懊悔:“如果当时我再回去看看,或者根本不走,叶师傅可能就不会死……”

????司侦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随后开口:“你给了我们很重要的线索,等会儿有人会带你去领赏。”

????一听到有钱拿,村夫立刻起身,连鞠三个躬:“谢大人赏赐、谢大人赏赐。”

????“回去吧。”男人淡淡地一挥手,村夫拎起蓑衣就出了书房。

????苗妙妙在窗边看着小厮带着村夫走远,这才回头看向屋内的两人:“按照这个人所说的话,赖一发是已知最后一个见过死者的人?”

????“不过他问叶凡买什么东西,需要用黄金买呢?”

????司宇白拍了拍她的脑袋:“自然是波斯蝎箩了!凶手已经出现,走,咱们赶紧抓人去!”

????说罢抱起黑猫就冲了出去。

????“喂喂!不带把伞吗?!我刚干的毛!”

????……

????凌晨的长安大街,路上只有两三个人。

????街边连早餐铺子都没开门。

????一个身着蓑衣的村夫揣着怀里的银子拐进了一条小巷中。

????“师父……咱们不是去抓赖一发吗?为什么跟着这个男人?”苗妙妙不解地问道。

????司宇白跟着拐进小巷中,看见村夫推门进了一间院落,便立刻停下了脚步:“你瞧瞧,他一个翠林山下的农民,为什么会住在长安城内?”

????“难道……他是假的?!”

????“真假尚未可知,不过为师可以确认,他刚才没说真话或者隐瞒了一些事。”

????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????司宇白将她的脑袋往怀里按了按,以至于不让她淋着雨。

????“一个月没下雨,暴雨后半夜才开始下,如果他从翠林山附近过来,需要徒步三个时辰,他又怎么记得会在未下雨的天气穿如此沉重的蓑衣出门?”

????“若是他出门时已经下了雨,可城门五更才开,他一个住在翠林山下的村夫又是怎么进来的?”

????被他这么一分析,苗妙妙瞬间恍然大悟:“你说他是不是想骗赏?!”

????“骗的又不是我的钱。”

????司宇白说罢便大步走向院门,伸手轻轻一推,里边已经拴了锁。

????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????苗妙妙说着就从他怀里钻出来,轻巧地跳上院墙。

????外头的雨依旧很大,黑猫又被浇了个透。

????“你可要小心点……”他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声。

????“放心吧。”黑猫回头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,甩掉身上的雨水,一跃而下。

????那个村夫似乎已经睡下了。

????苗妙妙用爪子戳开窗户纸,睁着镭射猫眼向里边看去。

????只见里头的一张木板床上躺着一个男人,这个人正是刚才那个自称姓蔡的村夫。

????他怀里抱着刚从司侦府那里领来的赏银,眼睛铮亮地看着它,嘴里发出咯咯地笑声。

????“喵呜~”

????隐约间他听到一声猫叫,但很快就被暴雨声掩盖。

????男人朝着窗外看去,只看到一个小小的黑影在窗边晃悠。

????“嗷呜~呜~”

????这一次的叫声比刚才更大,更凄厉,就像厉鬼的啼哭一般,吓得床上的男人惊坐而起。

????“畜牲!”

????他咒骂一声,抄起床头的铁棍就走向窗边。

????推开窗户,铁棍朝着窗外的黑猫就砸了过去。

????“咣!”

????棍子实实在在地打在了窗框上,木制的窗框瞬间被砸出一个坑,木屑四散而起。

????“我去,幸好老娘躲得快!”

????苗妙妙轻身闪进屋内,直奔木板床。

????“畜牲!放下!”

????男人眼见着黑猫将那一袋子钱叼了起来,轻巧地爬上了房梁。

????可是你叫我放下的。

????黑猫嘴一松,那一袋子钱“哗啦”一声散落了下来。

????好几枚铜钱滚到了砖缝中,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
????“畜牲!看老子今晚不把你炖了!”那人气急败坏,手中的铁棍对着黑猫就扔了过去。

????苗妙妙轻松躲过,铁棍撞上房梁又弹了回来,正砸在男人的脑门上。

????“咚!”

????一声闷响,只见这人直挺挺地向后倒去。

????血从脑门上流了出来,鲜红一片。

????苗妙妙凑近他,伸出爪子探了探他的鼻息,十分微弱。

????完了完了!

????要死人了!

????“救……救命啊!”

????“师父!救命啊!!”

????院外的司宇白听到求救声,立刻踹开院门冲了进去。

????“哪个人敢打我徒弟?!”男人直径冲进屋内,四处张望。

????“咦……徒儿?你没事吧?”

????见到苗妙妙完好无损地站在地上,他立刻将她抱起,结果手心摸到粘腻腻的东西。

????他低头一看,是血。

????“哇!徒儿你受伤了?!”司宇白脸色一变,立刻提起她的两只后腿,将她翻转,“让为师看看你的伤口……”

????“师……师父……”苗妙妙被倒吊得脑袋充血、眼冒金星,“我……没事……不是我的血……”